fbpx

首位黑人第一夫人自傳 揭示黑與白膚色上的差異

最近黑人George Floyd弗洛伊德的死亡觸發了全美國以至全球對黑人,甚至是不同膚色人種的關注。筆者就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看看奧巴馬夫人所出的自傳為大家講出這個在美國的深層次矛盾。

今年除了籃球之神米高佐敦出了他的紀錄片The last Dance之外, 在美國最近引起熱話,當然就是前美國第一夫人奧巴馬的太太Michelle Obama這位美國第44任的第一夫人,亦是第一位的黑人的第一夫人?自傳的名稱叫BECOMING。書一出已馬上熱賣,大家都想知道成為第一位入主白宮的黑人第一夫人究竟會是怎樣的生活。她亦在全美國舉行了34場的演講會和簽名會。每當有黑人少女見到Michelle都會留下開心的眼淚,並且說Michelle 是她們的學習目標,她們將來亦希望能達到自己心中的夢想。

其實美國的確有不少出色的黑人,儘管如此,黑人和白人的待遇,從來沒有平等過。Michelle出身自芝加哥南部的黑人家庭,祖先是黑奴。他的祖父常常感慨自己的工作能力高,但卻是永遠不能升職的低級員工。經過了兩代的奮鬥,Michelle的哥哥考上了普林斯頓大學,而Michelle問老師意見的時候,她的老師說,她並不是此材料,但她並不認輸,結果成功考上了。後來更成為出色的律師並在律師事務所認識了當時担任實習生的奧巴馬。

在奧巴馬競逐總統期間,由於媒體認為她的性格和措辭過於剛烈,形容她是個Angry Lady,結果之後的每次演講都需要用字幕機(Reading Machine);但如今卸任的她更可暢所欲言。

我個人曾在兩間美國跨國公司工作,我分別多次前往總部開會;不約而同發現兩間公司的總部辦公室內,除了保安之外,基本上是沒有黑人員工。當然不是所有公司都會是一樣。而我的個人經歷告訴我,每當美國公司裁員,他們首先會找非美國本土的職位,即使亞洲的業績如何彪炳,但一樣會先向您開刀。

在高爾夫球巡迴賽上,每年都有黑人月,以紀念一些前黑人運動員,為甚麼呢?因為正正以前這些黑人的確受盡歧視。六十年代,馬丁路德金的黑人平權運動,時至今天弗洛伊德事件,告訴了這些深層次矛盾沒有解決過。我一邊聽米高積遜的三十年前的作品Black or White,一邊寫這篇文章,的確感慨良多。

最後我們可以在任何一日的早上8:46分默禱一分鐘, 紀念被警員壓頸8分46秒致死的弗洛伊德,同時亦自我反省,身為香港人的我們又有否種族歧視其他人呢?

文:劉家樂(Now TV 高球評述員及香港高球從業員工會副召集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