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防疫也防心理疫症

「洗完碗了,不如現在一齊去行超市。」媽媽提議說。

「不行呢,九點正有口罩開售,我要捕實電腦。」爸爸邊回答邊吩咐說:「阿囝,先不要打機了,趕快登入另一戶口,夠鐘立即幫手一人搶一盒。」

「那好吧,你有你訂口罩,我有我去購物。」媽媽穿起全副武裝,帶備主婦手拉車,準備動身。

阿囝沒好氣回應:「有必要又買嗎?家裡囤積的口罩數量已達富豪級別,儲米糧儲物資足夠用一年,還不夠嗎?若保存不好,物品是會發霉的。」

「你忘記了早陣子舉家出動鬥快排隊買口罩的經歷了嗎?你看!搶購潮蔓延全球,外國人都自身難保。有誰知物資幾時又突然限購,有誰知要否接濟缺少物資的親朋戚友,有誰知疫症何年何月才消失……專家剛已開腔提醒市民要有心理準備整個2020年都要戴口罩,你想重用口罩嗎?日日都要左抹右抹、密密洗手,物品真的寧濫莫缺。打鑼都買不到應急用品時,難道還可以靠無能政府來可憐市民嗎?」

  敵不過父母齊聲討伐,阿囝不情不願地登入網購平台,本星期已是媽媽第三趟去超市購物,她連在家也整天戴口罩。爸爸第四趟嘗試搶訂口罩,因不是次次成功搶貨,爸爸每日緊盯各路消息,口罩行情比波馬股更吸睛,消費簽帳大多是防疫物品支出。阿囝曾聽過老師談及焦慮症、強迫症等學術名詞,本視之事不關己,現在擔心起來,父母是得了某種心理病?

驚弓之鳥失安全感

  灰爆的香港人,難忘撲口罩、捱炒價的慘況,驚弓之鳥,陰影重重,焦慮叢生。市民失卻了日常之穩定性與安全感,病毒疫症蔓延,心理疫症亦會伺機蔓延,首先較易衍生焦慮症與強迫症。強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OCD)是焦慮症的分類之一,患者受強迫思維所控,腦中反覆出現讓患者感到困擾的場面,繼而引發生活中反覆出現完美主義思想與強迫行為。強迫行為由恐懼感所驅使,進行期間能營造假象,焦慮好像頓時減輕了,心裡好像感覺舒服了,此屬負面強化,可是當不進行強迫行為時則又回復心亂如麻,焦慮狂湧。

  經常懷疑自己被弄髒,不停洗手和潔身、重覆檢查、儲備物資、遵循一套嚴格的規矩、不接受個人只跟別人看齊、要求做足做盡,皆是強迫症發病症狀。盲搶潮下,雖則強迫症患者能理解「相爭就不足,分享自有餘」乃人世間大愛之道,卻因心理桎梏而恕難響應。筆者身邊就有一名患較嚴重焦慮的男士,在兵荒馬亂之際盡情參與了盲搶,豈止日夜進出超市,每趟更要霸佔兩部購物車、四個購物籃,被其它顧客苛責霸道自私亦在所不計,回家後瘋狂洗滌自己和家居,重覆點算口罩數目,身心透支卻又徹夜難眠,需同時靠藥物和輔導治療作情緒支援。焦慮症與強迫症有深淺之分,疫情災難不散,恐懼凝聚,焦慮作祟,的確會使人與情緒問題拉近距離,若然阿囝發現在父母已被淺度的強迫症駕馭,欲罷不能,可嘗試不厭其煩多作善意勸說,並主動籌劃家庭樂活動,以協助親人初步遠離強迫症陷阱,並需繼續觀察。

  攀山者兼運動品牌Patagonia創辦人Yvon Chouinard曾這樣剖析恐懼――〝Fear of the unknown is the greatest fear of all…but we just went for it.〞雨可會停?天可會晴?此乃未知之素,卻不要任由「對未知的恐懼〝Fear of the unknown, FOTU〞」肆虐。鼓勵香港人在奮力自救之同時,能多去關心自己及身邊人的情緒狀態,抵抗心理疫症侵襲。

文:李偉儀(情緒輔導治療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